048 玄元观!

    ()    这一剑。

    饱含黑衣道人满身杀气。

    做足了想要一剑轰杀秦风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个黑衣道人正如魏大师想的那样,凶狠毒辣。

    秦风不从他,他就要杀了秦风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他满心以为,秦风在他的剑光之下,没有半点挣扎余地的时候,秦风突然笑了:“就阁下这点微末的实力,也想杀我,也太自以为是了吧!”说话间,弹指一点,轰鸣而起的刀法神通,形若席卷出来的黑色瀑布,不等黑衣道人的攻击落下来,已然是先一步迎击,并且撞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就听砰的一声爆鸣过去!

    黑衣道人倾泻出来的剑光,从头至脚,轰然崩溃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半点不存。

    而秦风的刀法神通轰碎对方的剑光,余势不减,后发先至,杀到了黑衣道人身前!

    半空中的黑衣道人神色陡然剧变,嘶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黑衣道人哪里还有刚才那般,自以为掌控秦风生死的洋洋得意的态度,有的震撼,以及超出震撼范畴的惊悚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惊悚。

    要知道,黑衣道人可不是普通二重境界的修为,他的修为,已经超出等闲水平不说,刚刚轰出来的那一剑,也是实打实剑道神通级别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此冲击。

    莫说一重灵动境界的修士,就算是修为和他相当,甚至是比他还要高的人,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也能被他一剑轰杀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。

    这般强横的剑道神通,不仅没有干掉秦风,甚至还被对方的刀法神通,轻轻松松的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黑衣道人怎么可能不惊悚,怎么可能不震撼。

    时至而今,他才算是明白,为什么这样一个修为不如他的人,不把他这样的二重修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无他。

    实力强横而已!

    这一刻的黑衣道人脸色极其难看,心念波动之间,又见这道席卷上来的刀光,整张面孔,完全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,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黑衣道人倾泻一身灵力,疯狂的冲入随身剑器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剑器纵然还不到法器级别,却也是走到法器边缘的兵器,超越寻常兵器不知道多少。现在得了黑衣道人狂暴的灵力,更是威能暴涨,演化出堪比法器的力量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纷纷扬扬的剑光,争先恐后的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一层严丝合缝的防御,就这样被黑衣道人给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‘我是二重境界的修士,同门师兄弟之间,比我强的也没有几个!我就不信了,我全力爆发的防御,拦不住你!’

    黑衣道人目光焦躁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这么想。

    实际上,半点信心也没有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和刚才一样,领教到了秦风强横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生不出信心了。

    正如他预料的那样。

    就在防御显现出来的瞬间,秦风呼啸而出的刀光,就撞在了防御之上。卡嚓嚓的崩裂爆鸣之声,连成片的响起,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过去。黑衣道人的防御,就和落在地上的瓷器一样,轰然崩溃。

    又是哗啦一声,整体粉碎。

    即便是黑衣道人的剑器,也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下一刻!

    黑衣道人惨叫一声,鲜血狂喷之中,偌大的身躯再难坚持,轰隆一声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黑衣道人气息零落,再无刚才半点的骄狂之态,整个人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灰色青灰,已然是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!为什么啊!”黑衣道人纵声嘶鸣,整个人的状态,也是极度糟糕。

    来之前。

    他想着轻松镇压秦风。

    见到秦风之后,又想着镇压秦风,将这样一个拥有不同常人气息的青年,彻底掌控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。

    除了惊悚畏惧,恐怖绝望,黑衣道人的心里,已经没有丝毫其他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边的魏大师,浑身哆嗦,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,惊恐万分的盯着已经走到黑衣道人身边的秦风。

    秦风虽然没有直接向他下手,却给了他如同黑衣道人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么强大的黑衣道人都是一个照面就被秦风给击溃了,何况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‘我完了!’

    ‘我完蛋了!该死啊,我为什么要趟这趟混水啊!’此时此刻的魏大师,充满后悔,甚至是这个时候,内心深处滋生出对苏川父子强烈的怨恨之心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受了他们的蛊惑,他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‘我要是能活下去,一定亲手宰了那个老东西!’

    魏大师心中发狠,就想着从地上站起来,可是全身松软,半点力气也没有,最终还是只能跪在地上,动弹不得!

    而这时。

    秦风已经走到黑衣道人身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人,淡然道:“为什么?很简单啊!那就是我的实力,比你强!绝对的力量面前,什么修为的差距,不存在的!”

    黑衣道人的面肌,狠狠的哆嗦了一下,厉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风一脸诧异的看着黑衣道人,反问道:“我想干什么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吗?”黑衣道人又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个修为境界!

    尤其是已经感应到天地变化的他,怎么可能轻易请死。

    他想活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!

    他还想突破三重境界,成为雄霸一方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而今天地气息已经发生轻微的变化,以前不可能的事情,已经变得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的他。

    又怎么可能想死。

    秦风森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又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黑衣道人当场就爆了,嘶吼一声,挣扎着想要冲起来。

    秦风冷哼一声,反手一掌,呼哧一声,黑衣道人又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黑衣道人非常激动,嘶声狂吼道:“秦风,你不能杀我,你也不敢杀我!吾乃玄元观弟子,我的老师正是玄元观当代观主!他老人家修为实力,强横无比!几天前,已然晋升三重境界,手段何等强横!除此之外,我还有其他师兄师姐,他们每一个的实力,都不在我之下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敢动我分毫!”

    “我的老师,我的同门,都不会放过你!从此以后,天涯海角,天上地下,再无你的容身之所!”

    生死关头。

    黑衣道人直接搬出他背后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,喝止震慑秦风。

    要是吓不住秦风,他的小命,就真的要丢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事情,不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跪在地上的魏大师面孔也狠狠的跳动了一下,跟着喊了起来:“秦风,这是事实!”

    “我玄元观,乃是货真价实的玄门正宗,传承悠久几百年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偌大天南之地,也是有数的存在!现而今,我的老师晋升三重境界,更是实力大增,不敢说独霸天南,却也绝对可入前三!”

    “我奉劝你,最好不要乱来,要不然,从此以后,你就是我玄元观的敌人!一旦成为我玄元观的敌人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救不了你!秦风,你好好想想吧!”魏大师想的也清楚。

    黑衣道人一死,下一个就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黑衣道人不想死,他当然也更加不想死。

    此次下山,他是来享受花花世界的,而今享受不成,却要把性命丢在这里,他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这两位玄元观的弟子,死盯着秦风,生恐错过秦风脸上的丝毫神色波动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秦风却愣了一下,反问道:“你们是玄元观的弟子?”

    玄元观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在 前世可谓名震一时。

    倒不是玄元观做了多少好事,而是因为玄元观背叛人族,投靠妖魔一方,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族修士。虽说后来玄元观自观主以下,全部被剿灭,但是留给人类的伤痛,却不是一时半会,可以消弭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以后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谨慎了许多。

    现而今,秦风听到他们自称玄元观弟子,脑袋里面一些不好的记忆,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今生不同前世。

    目前的玄元观尚未开始作恶。

    但是从魏大师,再到黑衣道人,便可知玄元观,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。

    ‘很显然,这两人的阴狠毒辣,卑鄙无耻,是得了玄元观真传的!’秦风面色深沉,一缕缕止不住的杀气,悄无声息的从他的身体里面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再加上现在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风没有理由宽恕这样的两个人!

    他们必须死!

    但是秦风的沉默,落在黑衣道人和魏大师的眼睛里面,却让他们生出,不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‘这家伙果然也是知道我玄元观强横的!差点被他给吓到了!嘿嘿,既然知道害怕,就好了!我可以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,让他不敢杀我!只要我能活命,下一次,必定邀约其他师兄一起过来!到时候,哪怕这个家伙有三头六臂,也必死无疑了!’

    ‘我的生机来了!’

    黑衣道人和魏大师对视一眼,两个人的神态之中,一缕轻松之色,止不住的翻腾起来。正此时,黑衣道人干咳一声,沉声道:“秦风,想必你也是听说过玄元观的!也是啊,我玄元观鼎鼎大名,你又怎么可能没听过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