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 修士!

    ()    他们变得和刚才那两人一样,直接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眨眼间过去。

    就只剩下寸头中年一个人了!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寸头中年,也惊呆了,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秦风出手,他没有看到,不知道这个人的强悍,还情有可原。但是现在,亲眼目睹秦风只是这么随便一掌,就将他的人,全部撂倒,并且晕厥过去。饶是这家伙平素也是别人眼里的凶悍匪徒,也禁不住腿筋打转,胆颤心惊起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面对这样的人,他除了害怕,没有别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而身为当事人的苏薇,也是目光微动,一缕缕藏不住的精光从她的眼睛里面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她也算得上见多识广,可是像秦风这样凶悍的人物,也是第一次见到,不经意间,也有丝丝缕缕的异样感觉,流转全身。

    秦风没有管她,只是看着寸头中年,淡然道:“阁下如果不怕死,尽管来,我保管让你逞心如意!”

    寸头中年颤抖不休,哪里敢阻拦,连忙让开身位,低声下气的说道:“这次的事情,我算是栽了,但是你以为,事情就这样了解,那就大错特错!事情,刚刚开始而已,你救得了她一次,未必救得了第二次!”

    秦风道:“有没有第二次,我不知道,不过这一次,谁也拦不住我!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秦风一步向前。

    苏薇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寸头中年不敢阻拦,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,也不敢阻拦啊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前方突然传来一道森冷的声音:“本以为这次行动,枯燥无味,却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热闹,有趣,有趣,真是有趣啊!”话音未曾落下,一个身穿青色短褂,脚上蹬着一双布鞋,脖子手腕都挂着一串珠子,看起来很有些派头的老者,就这样突兀的走了出来,并且拦在秦风下山的道路上,饶有趣味的看着秦风。

    苏薇吃了一惊,忍不住你后退一步,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老者和颜悦色,拱手道:“小老儿区区无名小卒,就不奉上名号了!苏小姐,老朽可以指天发誓,只要你跟我们走,我们绝对不会伤你分毫,而且时间到了,一定会将你原原本本的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或许也会另有一番机遇!”

    老者说出来的话,客客气气,但是从他的身上,闪耀而起的气息,却不那么客气,强横霸道,充斥着不予置疑的味道。

    紧跟着,老者又将目光落在秦风的身上,道,“小兄弟,你说呢?”

    秦风神色平静,但是心中涟漪已经泛滥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这个老者,不是普通人,而是已经踏入修炼之道的修士!

    诚然对方的修为,比秦风高那么一点,货真价实灵动高阶境界的修为。

    但是还不至于震动秦风的心神。

    真正让秦风心神波动的,仅仅只是对方修士的身份而已。

    二十四小时不到。

    他已经碰到了两个踏足修真之道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中一只是化形妖魔!

    而现在出现的,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修士。

    ‘什么时候,修士这么多了?这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我踏入修炼,境界不同,眼界也不同,也顺理成章的会碰到一些以前不可能接触到的事情吧!恐怕是这个世界的变化,比我想象的还要强烈!’

    ‘看来我要抓紧!’

    ‘争取早一点,踏入二重炼体境界!要不然,总有不确定的因素出现。一次两次,可以化解,第三次,第四次,或者更多次,恐怕就未必了!’

    秦风目光深邃,很快又将心中不该有的想法,驱散的干干净净,沉声道:“绑架就绑架,何必遮遮掩掩!”
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,道:“小兄弟说的是,那么现在,你是不是可以将这个人交给我了?只要你这样做了,看在大家同道的份上,这次的事情,老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!”这老东西高高在上的姿态,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把秦风放在眼里的态度。

    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老者修为更高,自认为实力更强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寸头中年小心翼翼的走过来,道:“先生,这不好吧!这个人打伤我们这么多兄弟,难道就这样放过他?”

    老者瞪了他一眼,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寸头中年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能当着秦风的面,说出干掉秦风的话吗?恐怕这样的话一出来,秦风就会杀了他。而且以老者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,也未必会阻拦。他对这样存在的心态,实在是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老者又指了指,躺了一地的人,冷声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将这群废物弄醒!”

    寸头中年忙不迭的点头,又转身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,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废物!”老者面对秦风,笑着摇了摇头,“那么,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秦风也摇了摇头,道:“收人钱财与人消灾,苏小姐既然付了我一百万的报酬,无论如何,我也要将她平平安安的送到,她想要去的地方,要不然,我就成了两面三刀的小人了!这样的事情,我不做。”

    ‘嗯?’老者眉峰耸动,脸上的笑容,瞬间消失,“照这样说,你是准备顽抗到底了?”

    秦风笑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如此强势,看起来,好像世外高人一样,秦某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和老先生较量一场,看看老先生,是不是真的和你表现出来的那样,又或者,不过银样蜡枪头,中看不中用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老者暴怒,瞳孔深处泛滥起来的暴虐之色,再无丝毫迟疑,全方位的倾泻出来,“你敢瞧不起老朽?年轻人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!自以为机缘巧合,踏上修炼之道,就真当自己天下无敌,可以不把老朽放在眼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“本来呢,老朽念你修行不易,还想给你指条明路,给你一个锦绣前程,现在看来,没必要了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